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迟到的高端硬件

2018-11-05 09:23:14

在不久前的秋季硬件新品发布会上,微软不仅发布了大家期待已久的Surface Pro 4,更是拿出了一款让世人惊艳的13.5英寸Surface Book。Surface Book现已在部分国家和地区开售。惊艳的同时,业界也对其充满好奇。

作为一台的笔记本,它的诞生可谓历尽了九九八十一难。据《连线》杂志今道,Surface之父Panos Panay也对我们讲述了研发过程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大约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一个晚上Panos Panay(Surface之父、微软副总裁)辗转难眠。对他来说,这样的无眠之夜太多了,因为脑海里有个伟大的构想,他时常在夜里醒来。

辗转反侧的Panay索性扔掉枕头,拿起新的Surface Pen以及Surface Mini给自己写了封电邮(尽管这个Mini未得到量产,但它是Panay异常钟爱的产品)。

这些爆发着狂喜能量的深夜恰恰是Panay创造力旺盛的时候,在这些时候他的大脑似乎是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而这一切是因为,在前一天里他主导了一场机密的产品评论该项目在微软内部都还处于诞生之初,保密级别达到创造一台的笔记本电脑。

那时,负责这个叫Surface Book的产品的团队露面,告诉他:我们完成了。它轻、薄、酷,而且运转极其快速,它将成为一台令人生畏的笔记本。不,不,不,在这个团队进行展示时,Panay心里想的却是他想实现的是一个笔记本电脑的变体。

Panay现年43岁,是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掌管微软的硬件开发,也就是说,包括微软的webcams、webcams、Xbox以及该公司每年销售的数以万计的鼠标和键盘。不过,令他魂萦梦牵的,还要数Surface。

Surface对微软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它是微软企图用以击败MacBook夺回PC市场的武器。不过除此之外,它更多的是:据Panay所言,Surface即将重新定义笔记本。我们怎样才能够对创造的笔记本引以为豪?Panay清楚地了解,创造更的笔记本恰恰是如何才能不令用户失望。

因此,Panay的团队定下了不一样的目标:重新设计笔记本。他们用了两年时间,设计、制作原型、微调打磨的终结果就是如今面世的Surface Book。这个产品,综合了微软制造代Surface的技术以及从苹果借鉴而来的方法。这就像是发生在另一个库比蒂诺(苹果总部)的故事:一个创意小组一起坐在一个房间里,热情地专注于产品每一个微小的细节,直到它变得完美。在赶超苹果的过程中,微软学习了苹果然后找准几个落脚点走向它设想的未来。

迟到的高端硬件

成立以来的大多数时间里,微软基本没有自产计算机。因为根本没必要;它的软件已经遍布全球的计算机设备了。但在过去的十年中,用户开始倾向于更完整的使用体验。他们希望计算机设备是特别为软件而设的,而让一台计算机表现更好的是软件。

因此,苹果的诞生符合了他们的所有想象:苹果同时控制着硬件和软件,给消费者提供了微软所无法提供的完整使用体验。为应对市场的转变,微软于2012年发布了Windows 8,并向用户承诺将带来全新的设备,而且微软制造将成为的一个。

那时,Panay和他的团队走进零售店,然后询问店员,比如要重返校园的话,他们应该购买什么样的产品。然而他们通常会被反问:你需要用它来做什么?对于某些事情,一个平板就足够,但某些时候,你确实需要一台笔记本。但为什么要这样麻烦呢?能不能有一种产品可以一个顶俩?

这就是Surface Book设想的诞生。在Panay的设想中,这个产品必定能大卖。

然而,代Surface出来的时候,消费者并不买账,销量惨淡,并导致微软被迫进行9亿美元的资产减值。

值得庆幸的是,Panay并未停止。到了2014年Surface Pro 3发布,市场形势终于有了好转。那时,微软的口号也变成用平板取代笔记本,而且直接将竞争的对象指向MacBook Air,而不是iPad。结果是,销量、满意度和利润都提高了。

而这只是故事的开头。

正当他们在平板电脑的市场时,Surface的目光又落在了别处。我对高端设备的构想从未停下来过,Panay说道,并且将苹果视为了直接的竞争对手。

Panay知道如何呈现MacBook Air那样的使用体验,那么MacBook Pro呢?Sueface团队因此对成百上千的人们进行访问:他们为什么会喜欢自己的设备?做笔记、重新设计Sueface团队时刻构想着下一代Surface。然而与此同时,Panay也注意到一件事:人们不断地问他,你们什么时候才开始生产笔记本?

因此到了,这个团队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们只需要知道如何设计出一种能兼有平板和笔记本用途的全新产品,就能赢得市场。

设计:争分夺秒、精益求精

微软87号楼(Building 87)是一座低矮的灰色建筑,它隶属微软的设备部门(Microsoft Devices Group),建筑面积约为10万平方英尺。它承载了微软硬件产品设计、原型开发及产品测试工作。87号楼的研发成果与消费者的关系更为紧密。B87几乎没有窗户,灰暗的环境却异常适合Surface团队。

走进他们的这间屋子,到处都摆着Surface Book的原型产品。终日围在这里,对这栋建筑,Panay是再熟悉不过了。但除此之外他们并无他选,只能是加快行动。目前我们还不算,Panay说,现在我们有着一股冲劲,而且有了一定类别的产品但假如我们慢下脚步来,一切就不会那么稳妥了。

每一天都至关重要。

当这个团队开始谈论一台笔记本可以做什么时,曾经初的设想也随之而来。这个产品必须是好看的、性能的,是人们所见过难以忘怀的笔记本。这是底线,Panay说。我希望所有人在看到这个产品时,都不由自主地说就是这样,这就是我想要的笔记本。

Panay站在一张长长的黑色工作台前,在他的面前,放置着一个Surface Book的初版本模型那就像是两片黑色的插画纸板,像书籍封面一样合在一起,一圈黄色胶带贴在周围,上面写着Surface。

有一天,Ralf(Surface首席设计师)走进来和我说,我们就做一台笔记本吧,就像一本书。我想这真可怕。Panay回忆起来说,不过a book后来还成为了这个项目的隐喻代号。

我觉得用这个代号很酷啊,Surface工业设计师Kait Schoeck说,因为你就是在做这个啊!

Shoeck和Groene负责设计,他们会将所想到的创意都做成模型,而不只是草图。在早期的时候有一台笔记本有着惊艳的外观 Shoeck称之为泪珠状。后来设计团队继续全速前进,把他们能够想象得到的的笔记本都设计出来。

然后项目暂停了。Panay在回忆这些历程时,一字一顿地说着。这是为什么呢?其中有一个事情是Surface团队不常讨论的,但它却是核心的理念。他们希望用户在打开每一个盒子时,都会为一些见所未见的东西而感到震惊。它不同于微软以往的产品,不同于前代的Surface。当时我们认为,它不能就这样成为一台伟大的笔记本它还需要一样东西。

这个东西很简单,Panay说道,那就是可分离。

分离的过程

想象一款设备,它就像是Surface Pro的对立面:它主要是一款笔记本,也许它对某部分人来说是笔记本,但当你需要的时候,它也兼有平板的功能。这正是Panay许久之前所构想的模样啊。与其说是平板,Panay干脆称其为剪贴板一种当你想要时希望马上能把它抓过来的东西。也许你是一名建筑师,需要向客户展示建筑的蓝图;又或者你只是想那它当电子书阅读器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重量约一磅的笔记本也许觉得没什么,但重约一磅的平板你会接受吗?

其实一开始设计的泪珠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它独特的部分肯定是其新型的支点铰链,弧线形的外观及坚实的底部使得这个设备既稳定又轻盈。后来,他们又开始想着如何将两个部件分离。这很容易让人觉得,这个可分离式的设计是一种意气用事。

接下来,就是一堆各不相同的杠杆、开关和滑动条等部件接二连三地制造出来。但这些部件组件一起后,每当折叠或打开这个笔记本时就会发出一些噼里啪啦的声音。

因此,他们找来了新的材料,那就是记忆合金。材料的记忆属性让设备可随意地切换,前所未有的优雅。现在,在回顾这些操作时,Panay和Shoeck不无感慨。有好几次,Panay都提起了一句格言:失败乃成功之母。每一个肯定的背后是千万次的否定。

当他们在思索如何实现平板和键盘分离时,有人曾提议,或者可以采用手指扣动凹槽的方式,甚至是利用LED灯来感应触控这听起来有点像时空穿越,大家都想象出的方式都不酷炫不罢休。

在纤薄的机身内增加一根LED二极管不是一般的困难,但在制作模型的过程中他们却做到了。这解决了问题,但却是个错误的方法当意外触碰到它的时候,它带来的就是麻烦。这真是比噼里啪啦更好笑。商业上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卖点,但设计上说这就个是愚蠢的发明。

于是,终该团队通过安装一个关键解除按钮来解决这个问题。为了防止意外触碰带来的不便,该按钮的操作设计为长按方才有效。这虽然不那么酷炫,然而也体现了极简的格调。

它是一台笔记本,但不只是一台笔记本

Surface Book的诞生经历了两年半的过程。从初的模型出来到完美的成品,它在工程的桌面上放置了长达两年的时间,而废弃的模型已连续18个月填满了整个实验室。而且,要不是九个月之前微软一名高管退休,Panay被要求向其展示微软这个的团队正在开发些什么,否则,直到那时除了Surface团队尚无人对其知晓。外界甚至是在该设备发布前一个月才能窥见其泪珠状的设计。

Panay将Surface Book定义为的笔记本。他向这些高管展示它的铰链、键盘以及华美的屏幕,并获得阵阵惊叹!包括纳德拉及其他高管团队都被惊呆了,感觉像是个魔术表演。

Panay表示,Surface Book并不是代产品,它是他和他的团队,以及微软历经五年的学研成果。包括如何制造触控式荧屏、触控笔、键盘以及触控板,包括什么是失败,和学会如何借助未来的愿景来抵御9亿美元资产减值带来的压力。

改变世界、改善人们的生活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我们要想的应该是如何去解决,然后不再去在乎曾经的困难。

铸石板厂家
橡胶回收
跑得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